​觀點

勿忘初衷、心懷喜悅:一間影響力創投的自我期許

作者 鄭志凱

人的初心往往真誠而單純,卻不容易維持。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亞馬遜西雅圖總部有一棟大樓,樓名是「第一天」(Day 1),創辦人貝佐斯的辦公室就在這棟樓裡。名為「第一天」,倒不是貝佐斯飲水思源,而是他鞭策全公司上下要把每一天當成「第一天」,昨天的成功必須推翻,創新的速度不能減緩,未來的潮流要勇敢擁抱。公司一旦進入第二天(Day 2),人們開始自滿,決策難免瞻前顧後,很快公司就會在產業裡失去了領導地位。


台灣第一位獲得米其林兩顆星的廚師江振誠在2013年出版了一本自傳《初心》,敘述自己追求廚藝精進的旅程。37歲寫自傳好像年輕了一些,但他的廚師生涯非比尋常,20歲就當上了西華飯店法國餐廳主廚,21歲到法國學藝,學成後被派往亞洲展店,35歲在新加坡開了自己的餐廳Restaurant Andre,得了米其林兩顆星,7年後卻在巔峰把店關了,退還了米其林兩顆星,回到台灣發展具有台灣特色的食藝文化,開始另一個十年。


對江振誠而言,「初心」是Original Intension。最初的動機總是最單純,回到初心就是「歸零」,回到當初單純真誠、一無雜念的狀態。正因為如此,江振誠覺得一道菜完美的時候,就是放手的時候,當Restaurant Andre完美到無法再加改善,就萌生了結束的念頭。不眷念,才能歸零,才能重新開始一段新的旅程。


旅美日裔禪師鈴木俊隆有一本名著《禪者的初心》(Zen Mind, Beginner's Mind),「初心」就是「初學者之心」(Beginner's mind),是「久學者之心」(Expert's mind)的對比。初學者有什麼勝過久學者的優點?久學者因為經驗豐富,遇到事情總是識途老馬般地作出批判,初學者卻抱持著開放的心態,不預設立場,來者照單全收。因此鈴木俊隆說:「初學者的心中有眾多可能,久學者心中只有少數可能。」


初心,現代人也常說初衷。從以上的三個例子可以看出,它是一種動機,也是一種狀態。當人們說「回到初心」,通常指的是回到當初的心理狀態,當人們說「勿忘初衷」,便著重於不要忘記原本的動機。



那些後來發生的事,漸漸讓我們在路上走偏了



為什麼我們要努力回到初心呢?顯然初心比「後心」更有可取之處。為什麼我們需要如此再三提醒自己勿忘初衷呢?顯然初衷很難把持,時間久了,就會產生位移。


人的初心往往真誠而單純,有如童子之心,出於好奇或有趣,少有利害的算計。在《初心》這本書裡,江振誠給年輕人唯一的建議是:Be simple,把自己當成一張白紙,才能在上面自由揮灑。這種單純的狀態,往往是快樂的來源,跟多重目的相互糾纏的心理狀態全然不同。


另外,多數人起心動念追求一個長期的目標時,他的初發心多半是良善的。雖然對成敗沒有太多的把握,但因為利他的成份多於利己,有一種捨我其誰的使命感。這種初心不但自己減少了許多患得患失的心理負擔,也讓初心具備了相當的感染力量,能夠一路感召更多人的加入,共同成就長遠的志業。


初心雖然可貴,卻不容易維持,為什麼呢?


讓人偏離初衷最主要的原因是時間的累積。學習是累積的原因,記憶是累積的狀態,經驗是累積的成果,我們所重視的個人成長,正好也是造成初衷位移的原因。相同的經驗發生第二次,感受跟第一次一定不同,愉快的經驗不會一樣甜美,痛苦的經驗卻令人更為難忍。人之所以變得缺乏耐心,多疑猜忌,或是憤世嫉俗,都是因為相同的經驗多次發生,一個人的心理狀態不產生位移也難。即使是正面的經驗也會讓人過於自信或自滿,提高了期望值,也還是跟初衷產生了位移。


另一個讓人的初衷產生位移的原因來自於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初衷總是充滿理想,接觸到現實時不得不作出妥協。妥協自然是必要的,否則理想寸步難行,但每一次妥協都造成一次位移,每作出一次妥協,就讓下一次妥協更容易,長此以往,理想蕩然無存,初衷也自然面目全非。


還有一個讓人忘了初衷的原因是利他與利己兩者間的角力。人終究自私,即使當年發心利他,但隨著時間流轉,因為家庭負擔、經濟能力而造成個人需要的改變,加上利他這條路充滿挫折,路上行人傷疤累累,從而產生「所為何來」的疑問。這些懷疑、懊悔、羨慕的負面情緒像是各種不同的化學物質,終於讓當年的初衷發生了化學變化。


時間的累積、現實的磨礪、利他的難行,難怪古人要說:「初心易得,始終難守」,也是人們必須經常提醒自己「勿忘初衷」的原因。只是自我提醒的力量夠嗎?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


一個方法是讓初衷公開化,為眾人所知,自然能夠產生自我約束的力量。許多組織大費周章制訂組織的願景或使命,也是基於相同的出發點。另一個更有效的方法是結合一群有志一同的夥伴,遇到挫折相互勉勵,遇到誘惑相互警惕,發生位移時即早提醒。如果能做到這樣,初衷自然能念茲在茲,長久不忘。


活水基金目前成立7年,我們持續用「勿忘初衷且心懷喜悅」來砥礪自己。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後記



7年前的今天,4月10日,台灣第一家專注於影響力投資的活水基金舉行成立大會。當時ESG的概念在台灣尚未受到重視,社會企業的生態圈仍在萌芽階段,為了建立新創公司與投資人之間彼此的共識,活水草擬了以下10項「社會企業宣言」:


1. 運用商業模式解決社會或環境問題,但不求股東利益最大化。


2. 決策考慮利益關係人及環境保護、願意分享及創造共享價值。


3. 維持高度透明、財務報表須會計師簽證,並繳納應繳之稅款。


4. 遵循政府法規、依據可接受的國際標準編製及提供共益報告。


5. 重視治理機制、迴避利益衝突、發揮董事會及外部董事功能。


6. 善用盈餘、改善營運並擴張、創造股東回收投資成本之機會。


7. 努力發展能自己自足、可持續擴展的創新能力及社會影響力。


8. 競爭但不以侵害或犧牲其他個人或組織利益以增加己方利益。


9. 積極與非營利組織、營利公司及其他共益公司共創多贏機會。


10.勿忘初衷且心懷喜悅!


活水以獨特的俱樂部方式集資,對創投圈內動輒數十億的規模而言,活水3億元的基金規模實在微不足道。但在7年間,活水投資了15家有志一同的創業團隊,共同發揮共善共好的精神,以企業經營模式改善各種社會或環境的問題,擴大影響力的規模。但放眼未來,我們仍然可以看到處處都有人才、資源、觀念、和系統性的瓶頸。活水以及被投資公司一面必須累積經驗、資源、和信譽,一面也必須戒慎恐懼,避免產生心態或動機上的位移,時時自我提醒,切切勿忘初衷,並且心懷喜悅!


全文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原文標題: 勿忘初衷、心懷喜悅:一間影響力創投的自我期許

​最新文章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