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賺錢」與「影響力」之間如何平衡?活水影響力投資陳一強:執行力是成長的關鍵

June 3, 2020

陳一強指出,社會創新企業會是改變社會的第四種選擇。賀大新攝影

 

2006 年,孟加拉經濟學家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透過社會企業推動「無貧世界」的理想,讓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殊榮,也讓世界對社會創新企業愈發關注。尤努斯為實踐「小額借貸」、「小額金融」而開辦孟加拉鄉村銀行,致力由下而上的公民運動,透過微額貸款扭轉孟加拉將近一億人口的生存與命運,同時也讓貧民有機會擺脫貧窮,推進社會發展,為影響力企業中的典範。

 

活水影響力投資總經理陳一強(Ray Chen)提到影響力投資於全球及台灣的進程,侃侃地說道,「所謂社會創新企業(Profit-with-Purpose Business),可以說是廣義的『社會企業』,也包括越來越多有社會使命感的企業。」2006 年至 2014 年間誕生許多草根性的運動家,此時為社會企業發展的第一階段;而 2014 年被視為「社會企業元年」,從 2014 到 2019 年期間,中介組織開始投入,包括政府支持計畫、學界研究、社企流也逐漸成熟,此時為社會創新企業發展的第二階段,呼聲逐漸高起;時至今日,台灣本土的社會創新企業雖不到「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程度,但那一陣風卻也在呼聲擾攘中成形,而「影響力投資」將成為助長其加速成長的推手。

 

為何離開管理顧問?老來得子成為離職並跨入影響力投資的原因

 

「2020 年,我們視為影響力投資的關鍵年。」陳一強指出,社會創新企業所需投資者必具有三大特點:第一,由於一般影響力企業無法在短期間獲利,因此比起一般創業公司更需要「有耐心的資金(Patient capital)」;其二,為使其能以最少資源發揮最大效益,社會創新企業更仰賴「聰明的錢(Smart money)」;其三,投資人的存在必須協助企業保有初衷,資金的注入是為了鞏固社會使命而非追求獲利、改變初心。

 

談起為何開始關注影響力投資,陳一強親切地笑著,感性地回答:「2006 年,我 42 歲時老來得子,在那之前於 Deloitte Consulting 擔任 Partner。」由於小孩的出生,使陳一強萌生轉換工作跑道的想法,起初,陳一強輾轉在幾個 NPO 組織裡群尋求擔任管理顧問志工的機會,卻幾次遭拒,這經驗使他發現,NPO 組織根本性的問題在於外人很難介入管理,且於雙方缺乏信任的情況下很難達到共識,同年(2006),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出爐後,討論社會企業的聲音開始於國際間發酵,也引起了陳一強的注意,使他在因緣際會下踏上旅程。

 

「2007 年,趨勢科技董事長張明正與作家王文華成立若水國際,於是我正式向管理顧問公司提出離職,進到若水。」提起往事,陳一強娓娓地道出來龍去脈,2011 年,陳一強離開若水國際,與活水的董事長鄭志凱投入影響力投資,擔任總經理的角色,也開啟他往後的影響力投資生涯。

 

創業家是社會創新企業的靈魂!陳一強:創業家精神與信念尤為重要

 

影響力投資之所以崛起,在於日趨增加的社會問題,在政府失能、市場失衡的情況下,無論是政府、非營利組織或是私部門,都沒有辦法最有效的解決社會痛點,反而引伸出更多不平等以及結構性的問題。

 

「政府必須為納稅人做事,因此在創新和效率上常難以突破;非營利組織因接受募款,衍伸出透明度疑慮與執行力上的困難;而企業雖然想善盡 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但很多時候都侷限在公關操作,很少真正解決問題。」陳一強指出,在這樣的背景下,社會創新企業會是改變社會的第四種選擇,撇開純公益的框架,透過創業精神、創新實力以及公民運動的品格來改善負面的社會現象、減少企業資源壟斷、保障底層與弱勢民眾的生活。

 

「透過『商業模式』創新來改變現況,解決政府單位、市場機制沒辦法解決的問題,是社會創新企業的初衷。」陳一強分享,為了扶植這樣的企業,影響力投資界於「提供資金以換取財務」和「社會與社會無形的報酬」中間,在協助股東獲得財務報酬同時,也目標擴大影響力範圍,期待對環境、社會、公司治理上產生正向影響。

 

因不全然以維持財務報酬為目的,影響力投資關注的是「非財務資訊」的指標,以活水影響力投資為例,他們以地方創生(社區)、醫療照護(健康)、永續生活(食農、環保)、教育創新四個面向切入,「活水投資的目的是為了協助新創提升影響力,一開始並不會用 SROI(Social Return on Investment,社會投資報酬)去評量,只要團隊方向正確,我們可於公司治理、營運發展、資金募集、人才推薦及影響力管理上提供所需的幫助。」陳一強認為,每一家公司都有其使命,影響力投資看得不只是企業本質,亦包括企業的理念和未來發展性,而更重要的是創業家的起心動念。

 

「創業家是社會影響力企業的靈魂,我們很在意他是否具有創業家精神、他的創新能力是否強健,以及他是否足以帶起一個『運動』,『運動』是影響事業能否繼續成長、持續破壞與重建的關鍵。」陳一強舉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阿嘉)為例,除了身為獸醫、積極為動物爭取權益的個人特質外,鮮乳坊在畜牧業裡開出一條新的道路,解決產業性的問題。由於 2025 年後,紐西蘭進口牛乳將可獲免關稅待遇,大品牌鮮乳很可能轉用進口鮮奶,使本土酪農將受到極大衝擊,除此之外,台灣酪農業面臨缺工問題,產業缺乏轉型與升級的結果導致第二代不願接班,連鎖效應下使得國內消費者將愈來愈難以取得新鮮牛乳。

 

「在這樣的產業現況下,阿嘉引進高科技的管理技術,帶著獸醫專業回到牧場,我被他的使命感深深吸引。」陳一強表示。

陳一強舉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阿嘉)為例,除了身為獸醫、積極為動物爭取權益的個人特質外,鮮乳坊在畜牧業裡開出一條新的道路。圖片提供/鮮乳坊

 

 

影響力投資的兩難:「財務報酬」與「影響力」如何平衡?

 

究竟如何取得「財務報酬」與「影響力」之間的平衡,這是每每面對董事會時陳一強最大的兩難,「畢竟,賺錢的不一定有影響力,影響力大的則不一定賺錢。」他打趣地說道,為解決投資的兩難,活水影響力投資以資產配置的方式管理旗下投資組合,其中約 60% 到 70% 的,他們除了滿足基本的社會影響力外,也有足以穩定擴張、營業額成長的潛能;而剩下 30% 到 40% 的資金則投入雖無法快速成長但可帶給社會更深影響力的企業,如由視障者提供企業培訓服務的黑暗對話,以及投入地方創生的甘樂文創。

 

目前,活水影響力投資一及二號基金投資的十二家新創裡頭,約有四到五家有機會可以Scalable擴大成長(佔資產比例 60% 左右)、而其他七到八家(佔資產比例 40% 左右)則以追求穩定及持續發展為目標。

 

活水影響力投資採「俱樂部式募資」的型態進行,這個想法來自於成立前一年(2013),當時有兩家社會企業欲募資 300 萬台幣,鄭志凱與陳一強便設計一個專屬結構協其募資。由於兩家企業的資本額很低,300 萬的資金進去會影響佔股,因此相較於資本額較大的新創公司,董事席次以及股份如何分配對於社會創新企業而言,拿捏上較為困難。

 

「我們設計特別股架構,把 300 萬切成十等份,用俱樂部式募資的方法來取得資金。同時,規定五席的董事會中要有兩席由特別股股東推派,另一席則為外部董事,協助團隊將公司治理機制建立起來。」陳一強提到,有鑒於此實驗性的做法獲得正面迴響,活水影響力投資於 2014 年開始也透過相同機制展開募資,除了將特別股機制轉回普通股之外,俱樂部式的募資型態不變。

 

「第一號基金我們只想募資 1000 萬,所以算起來每人每年投資 30 萬(三年90萬為限),僅需 33 個人便可募得,」陳一強笑著提及往事,補充說:「幸運的是最後有 63 位投資人加入,且 70% 的人都投資約 90 萬台幣的金額。」

 

活水影響力投資針對社會創新企業的特性設計投資與募資結構,主要的投資者為董事長鄭志凱與總經理陳一強過去的人脈,其中包括清大企業家聯誼會等天使,從實驗階段一直到一號、二號資金,陳一強認為,這樣的資金投入可協助許多社會創新企業獲得所需資源。

 

看準了台灣在投資系統上較不健全,對於社會創新企業而言,在普遍天使及創投都是財務導向的情況下,A 輪以前的早期資金更難募得,因此活水影響力投資選擇以 Pre-A 輪新創作為標的,這些公司越過了種子輪,在沒有相對資源的情況下很難達到市場驗證,Pre-A 可為新創最需要資金成長與擴張的階段,陳一強能期待補足缺口,為社會影響力企業注入創業活水。第二號基金的單筆投資金額落在 500 到 1500 萬之間,基金年限(Fund life)為 7+2 年。

 

社會創業家最重要的特質:言行一致!

 

相較於一般創投追求新創高速成長,多以企業 IPO 與被收購作為可能的出場機制,而影響力投資會傾向於協助尋找下一階段的策略性投資人、或是尋求共同投資,例如:鮮乳坊於成立的第四年被生技大廠大江生醫投策略性投資,這對活水而言即為新創可能的出場機制之一。

 

談及社會創新企業遭遇的最大挑戰,陳一強不吝嗇指出,凡只要滿足「創業」、「創新」和「運動」三大條件,剩下的就是執行力的問題了。久經幾年觀察下來,陳一強認為,除了維繫企業使命之外,對於新創而言最主要的成功要件包含:團隊、核心能力以及工作紀律,他進一步解釋:「李開復曾經比較中國、台灣、美國創業家能力,認為台灣團隊普遍執行力不足,這點在社會創新企業更是一大挑戰。」挑戰的原因在於:社會創新企業原先講求的是「夢想」和「掌聲」,社會企業家最需要的特質是「言行一致」,基本上就是所謂的誠信,理念與執行兩者之間要取得平衡,回歸到公司經營的本質時,如何透過執行力去維繫信念最為重要,陳一強認為,社會企業透過媒體提出理念訴求,甚至發起消費運動都是必須的,但如何平衡「說出來的話」與「做得到的事」將會是重點。

 

「社會創業家需要思考,理念沒有實踐是因為『喊得不夠大聲』,還是你的執行力不足?」陳一強提醒,活水影響力投資非常注重投後管理,其背後上百位的股東都是協助社會創新企業發展的重要資源,股東包含上市公司負責人、專業人士、成功創業家及企業家等,因股權結構的設計可讓有興趣參與的股東代表活水擔任投資戶的董事或是監察人,因此相較於一般天使投資人,可以對公司內部有更深的了解。陳一強認為「參與(Engagement)」是非常重要的部分,也是活水影響力投資作為平台的能提供給創業者的價值。

 

他補充:「一個人的資源有限,除非你是比爾蓋茲等級。所有的個人天使都有其限制和局限性,活水算是一個資源網絡及青銀共創的平台。」陳一強以青少年與家長的關係比喻創業家與投資者,活水影響力投資也針對行銷、法務、財務、業務發展、人資等提供諮詢管道,同時也邀請股東參與,「青少年在發展階段的狀況有時不免千奇百怪,我們做為投資人護在後面,可以接住這些問題。」

 

 

 

 

 

 

Please reload

​最新文章

Please reload

​友站連結

@2020 B Current Impact Investment Inc.